当前位置:电脑学习网基本知识
访青云黄允松:做生态系统 但不是那个King
 日期:2018-09-06 来源:互联网

QingCloud CEO黄允松

  “突然之间大家觉得云很重要,为什么?快、敏捷、价格便宜。2012年到2014年这3年,是温情脉脉的技术积累期,技术积累期之后,2015年就是残酷的商业竞争,所以我把2015年称之为云模式IT行业的商业元年。“QingCloud CEO黄允松在近日接受天极网的采访中对云计算市场做出了这样的预言。

  青云随后宣布了今年的第三次降价:CPU降价14.3%、内存降价11.1%、性能型硬降20%、RDS(关系型数据库)降12.5%。无独有偶的是,雷军在几天前的一次发布会上说,云的市场的竞争将比视频网站来得惨烈,随后宣布投入10亿美金到云服务上;而阿里云、腾讯云等,更是不错过年底的机会纷纷不同程度的产品或服务进行促销或降价。

QingCloud 宣布资费下调官网截图

  价格并不是云的全部

  虽然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公有云是微利行业,但是接连不断的降价热潮,到底是暴利还是微利,各有说法。云不仅仅是以低价作为发展动力的,只不过近年来,随着AWS、Google以及微软等主要玩家纷纷对计算和存储资源采取降价来争夺市场,所以价格一度成为了公有云市场焦点。如果说巨头不断降价是烧钱赚人气的话,QingCloud这样做的道理为何呢?

  黄允松澄清,降价并不是要跟友商进行价格战,“只是要回归到正常的价格“,他说。同样也不意味着赔本吆喝,“我们一直都赚钱,而且赚很多钱,我们也从来没有赔过钱。”2014年对于QindCloud来说是正式商用的第一年,“因为在起步的时候规模比较小,就把价格定得高,我们的价格定的是全中国第一高的,跟亚马逊是一个级别,现在规模相当大了,自己的硬件很快就会上线。所以不管是硬件的上线规模还有构成成本、硬件成本都会变得非常低。简单的讲,我们实际上已经准备好了。这是今年最后一次降价,实际上就是回归正常的价格。”

  这并不难理解,事实上,任何一种新技术新产品的出现和普及过程中,就是一个成本不断下降、份额不断上升的过程,在公有云领域也不例外。伴随着QingCloud的成本和服务能力的提高,薄利多销成为可能,才有了今年连续三次的降价,与价格战无关。

  “当明年的环北京、环广东的骨干网建成之后,价格会进一步下降,接近冰点价。”

  巨大市场空间背后的白热化竞争

  Gartner 发布的公有云研究报告显示,预计2015年全球公有云市场收入将达到1129 亿美元,复合年增长率为 18.5%,而Gartner再年初预测,2014年全球IT支出将超3.8万亿美元,即使是I+P+S,云计算整体的之处也不及总IT支出的零头,可见云计算市场有着可预期的巨大的增长空间。

  另一方面,公有云历来是竞争最激烈、利润并不高的市场,2013年年底至今,亚马逊、谷歌等巨头公司在云市场上进行着激烈的利益争夺战,而他们所做的所有举动都预示着云计算战争的加剧。

  黄允松认为,如果做一个比喻,这种竞争就像是国外的“黑色星期五”或者国内的“双11”,对用户来说喜闻乐见,但对云服务提供商来说就很残酷。在竞争中不伦为炮灰,取决于价格是否够低和通过技术积累形成的服务质量好坏。“我对前者兴趣不大,我喜欢后者,后者的来源是什么?就是前面这些年的技术积累,这是非常简单的逻辑。能够通过非现金投入的方式,变成技术投入的方式控制成本的话,你就拥有了第一块敲门砖,我把它称之为半张船票。再接下来就是服务质量。”黄允松说。

  “你想要取代传统IT要靠什么?服务质量,服务质量背后就是你的技术。”

  人们总是期待看到在极地冰川下的深海中的火山喷发,在这场预言下的水火交融中,是品牌知名度有优势的巨头公司会获胜,还是以QingCloud为代表的技术型初创公司摘得头筹呢?我们还无法预测,但是我们可以来期待一下。或者就像黄允松说的,“竞争惨烈,但是前途美好,大家一起努力就好了。”

  A geek,A dreamer

  鲜明的个性、对技术的迷恋、狂放的话语、崇尚自由主义....这是黄允松给人的第一印象,总言之,他一个典型的Geek。

  正是这样一个geek综合症“患者”让QingCloud成为一个IaaS领域的黑马级选手,——2013年7月份才上线,2014年是QingCloud在商业上真正的起始;拿到国内IaaS领域最大的融资;目前,QingCloud的用户超过22000家;每天增长2%的消费额,而员工数只有41人。这样的成长速度确实让人惊讶,这无疑和运气、商业运作无关,主要归功于QingCloud在技术上的“登峰造极”:资源的秒级响应、100%的二层网络隔离、SDN、超越AWS的存储速度......

  “技术方面没什么可谈的,做的比我好我就佩服你,做的没我好就follow me。”黄允松说。

  淡泊名利是geek的另一个特点,这在黄允松身上也能看得到。“我有一个很大的梦想,这个梦想不是关于钱的,我对做一个人人都发家致富的企业兴趣不大,我要做一个生态系统,它是一个非常薄的层次,这个层次只做一个事情,去抽象Resource(资源),它是一个abstraction layer for all kinds of resource(各种资源的抽象层),就这么一个东西,这就是我的梦想 。” 通过抽象层的是按需供应的API。简单来说,任何应用想要获得资源支撑的时候,它可以立刻随心所欲的获得。

  黄允松梦想的起源在于,人们在上层创新的人越来越多,千变万化,但是资源的调度及管理的效能阻碍了人类进一步的广泛意义的创新?这是一个需要解决的巨大的问题。“千万不要梦想自己在生态系统是那个King,并且赚取最大的利润,别人有能力赚再多的钱你不要眼红,就是这样。”

  可预见的未来

  QingCloud还在加速扩张中,黄允松表示2014年相比2013年,QingCloud扩张了11倍,2015年预计扩张10倍,目前QingCloud管理着8个数据中心,2015年会再增加8个数据中心。

  在黄允松看来云计算在步入成熟期之后,接下来拼的就是网络,而国内运营商控制着骨干网,一方面价格贵,另一方面不可控。QingCloud为保证稳定性打算将网络控制在自己手里,投入巨资建设自己的骨干网,据透露,“一北一南”即北京和广东将是两个重点。

  在生态培育的方面,黄允松表示,明年会进一步开放技术,预计将很大型的开放动作,包括Cloud firmware,并从明年下半年开始,陆续进入到开源这个方向上来,截止于2018年QingCloud所有的产品都会开源,“No secret,没有保留。”另一方面,QindCloud将大力支持针对QindCloud的API做封装和开发周边产品的团队,和全国的创业孵化器和团队建立合作,我们为他们提供资源和技术培训,提供现有的也许是投资人的资源或者是市场推广的资源。

  谈及销售布局的策略,黄允松表示:“10月开始到现在,花了3个月的时间组建了完备的销售市场团队,QingCloud已经在北京和深圳各设置1个销售团队,长江流域可能再设置1个销售团队,而在大陆之外已经在香港设立节点,今后全球扩张仍将遵循本地化策略,即每一个重点发展的区域都会有完全独立法人的、当地的合作伙伴,为此青云愿意出让利益给当地的团队。“

  黄允松精彩语录:

  “只有客户的成功才是行业的成功,只有行业的成功才是每一个企业的成功,它是一个环环相扣的过程。”

--谈用户价值

  “我一直说按秒这个事不是一个技术活,说白了就是一个(企业)负责任的态度。”

  ---谈公有云按秒计费

  “一定要让用户的东西可进可出,说白了就是100%要开放API,没API还叫云计算啊?没API不就是VPS了吗?100%开放API非常重要,重要到了无与伦比的地位。”

   ----谈开放还是锁定

  “你真的觉得卖手机这个事情有意义吗?不是。真正有意义的东西是什么?手环、手机包括路由器,虽然这些东西卖的不如手机好,但是还在卖,包括电视机卖的也不好,但是也在卖,他要什么?要data。”

---评价小米

  “我们在参与竞争过程中,除了我们之外其他都是传统IT大厂,来自于中美两国的,只有我们是新公司及小公司,但是我们签下来了,而且里面没有猫腻、没有后台、没有请客送礼、没有吃饭、没有旅游,统统都没有。”

   ---谈参与一次竞标

  “Business方面我就佩服亚马逊,技术上没有。所有的人都在模仿我,你说我佩服谁呢?”

  ----谈值得敬佩的云计算公司

上一篇:支付宝上线手机出租服务 最低3.8元用i

下一篇:2014年见面会专访博通大中华区总裁李廷